云顶集团手机版网址

原来是错别字,兰州军区红军部队采用多路强击等战术攻击蓝军

6 10月 , 2019  

  上周本版头条《百余问题点到具体单位具体人》一文,引出一个话题:演习和战争也许就一步之遥,当下一场演习就是战争时,我们是否能打胜仗?今日本版继续延伸这个话题,特别推荐《人民军队》报2014年12月27日《今天的演习瞄准明天的战场》一文,兰州军区某师在实兵检验性演习中,处处瞄准战场练兵,力争打通演习与战争的隔墙,他们的做法给了我们以启示。

  本报特约记者 刘逢安 侯国荣

  11级大风挡住去路,险致任务无法完成带来的警示—

  洮南,吉林北部的一个小镇。

  有不打仗的思想就上不了战场

  中俄联合军演的硝烟刚刚散尽,“跨越-2009·洮南”实兵演习烽烟再燃。

  夜黑如墨,风大逼人。兰州军区某师行军梯队指挥车内,副师长刘平如坐针毡:“到底走还是不走?”

  立体机动·强渡黄河

  不走的理由很充分,梯队遭遇多年不遇的11级强风,冒险行军安全压力太大。但走的理由也很简单,如果等风停了再走,便会错过导演部要求的到达时间。

  “机动途中必经的黄河大桥‘被炸’,部队不能顺利渡河。”

  “立即改变行军路线,选择乡村公路绕行。”该师师长董卫疆了解情况后,坚决地说。梯队在侦察兵标示引导下转入乡间小路,行进30公里后,顺利绕过风区。正当官兵为此高兴时,一场大雪不期而至,路面很快积起5厘米厚的雪,能见度不足5米。到底走还是不走?董卫疆再次决定,为车辆加装防滑链继续前进。他们8小时夜行300多公里,按时到达作战集结地域。

  8月11日凌晨,南路部队机动伊始,导演部就为兰州军区某师设了一个“坎”。

  “有不打仗的思想就上不了战场。如果是打仗,我们能推迟战斗时间吗?不把演习当战争,就不可能练出真本领。”在阶段总结会上,董卫疆的话一针见血。

  “迅速架设浮桥!”担负渡河工程保障任务的兰州军区某舟桥团闻令而动。

  此次演习中,该师夜行晓宿上千公里,经历各种恶劣天气,经受各种敌情考验,频繁在各种路段穿插行军,部队复杂条件下远程机动能力得到大幅提升。

  “红军”通信分队用可视化传输系统将作战指令迅速传到每一个作战单元,侦察分队依托某型水陆两栖侦察车很快拟定涉水渡河工程报告,潜水分队水下爆破、排障作业有序展开……单页浮桥在操舟艇的协助下,缓缓地从河的对岸向彼岸依次伸展开来。

  36个小时5次转移指挥所引发的思考—

  35分钟后,一桥飞架两岸。6时整,东方泛白,兰州军区某步兵师的700多辆轮式车辆陆续从浮桥上驶过。

  有多少“演习”思维束缚着“打仗”手脚

  11时,两架搭载兰州军区某师前指和特战分队人员的民航客机,从西北某机场升空向东北某机场飞去。

  一天深夜,“蓝军”机降分队悄悄摸进该师指挥所,欲实施斩首行动,里里外外搜了个遍,却不见一个人影。

  与此同时,两列运载装甲装备、特种装备和工程机械的专列分别在银川、青铜峡火车站整装待发。

  他们哪知道,该师根据战场态势,36个小时内5次转移指挥所。该师作训参谋吴楠感慨地说:“以往演习,都是指挥所建好后,我们在里面一直呆到演习结束,这样的折腾还从来没有过。”跟吴楠一样,面对如此频繁的转移,很多官兵不理解。

  军地配合、立体输送,陆空协同、全域作战,一场代号为“跨越-2009·洮南”的实兵演习就此展开。

  “这都是‘演习’思维在作祟。”该师政委王世杰说:“未来战争不会有安营扎寨式的指挥所,转移慢便意味着挨打。”

  演习总导演崔亚峰介绍说,采取公路摩托化、铁路和空中三种方式实施立体机动,特别是空中机动使用民航客机输送演习部队,在以往的部队演习中是不多见的。摩托化机动途中桥梁被炸,临时架设浮桥,增大了跨区机动的难度和强度,这是近些年来,部队演习远程机动首次组织实施的大规模强渡江河行动。

  频繁转移指挥所,逼着各个部门精减组织机构和人员,优化职能编组,科学合理分工,精减作业流程,提高指挥效率,趟出了高效构建野战指挥所的方法路子。

  空中阻拦·沙漠宿营

  30余名“伞兵”机降前沿阵地造成的误会—

  8月12日上午9时许。侦察分队报告:“遭敌化学武器袭击,一股不明黄色烟雾正在四处弥漫……”只听师长汪海江一声令下,10多辆某新型防化侦察、洗消装备车疾如闪电般从不同方向驶入沾染区,在行进间完成了侦检、洗消任务……不到10分钟,受沾染区域洗消完毕。

  打赢未来战争需要克服的“误差”还有多少

  10时30分,“敌”航空兵对我行军必经路段实施火力阻拦,道路遭严重破毁,炮弹炸起的烟尘直冲云天。情急之下,工兵营道桥连官兵迅速驾驭一辆辆重型架桥车飞奔演练地域。

  “防守群报告:我部防御前沿500米处发现30余名‘敌’伞兵……”正当指挥员准备进一步核实情况时,“敌”实施强电磁干扰,通信中断。

  抬起——下降——伸展……数十名操作手仅用20分钟,就成功在沟壑纵横的断崖上架起一座载重30吨、长60米的重型机械化桥面,保障了滚滚铁流继续前行。

  这天清晨,一条突如其来的报告,让该师基本指挥所炸开了锅。防御前沿怎么会出现伞兵?“敌”真正的意图是什么?大家反复研究,仍然理不出头绪。

  经过一天500多公里的远程机动,夜幕时分,参演部队抵达内蒙古四子王旗安营扎寨。

  通信恢复后发现,前方上报的“伞兵”是
“散兵”,误听一字差点扰乱指挥所决策,险些导致预定部署更改。

  一夜休整,再次踏上机动路程向东北方向挺进。但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们快要到达当天的宿营地时,导演部突然下达指令:前方道路被毁坏!基本指挥所被迫率分队人员从草原上迂回徒步奔袭6公里到达指定地域,组织抢修“被毁”道路以保证部队顺利通过。

  还有一件事,该师前沿攻击群快速推进,提前通过双方对峙线,但没及时向上级报告,结果被我方武装攻击机“误伤”。

  机动部队前指和分队人员17时10分抵达被毁路段,立即迂回至锡林郭勒草原,奔袭6公里到达指定地点。情况解除后,部队再次沿公路向宿营地挺进。

  这两个真实的插曲让该师领导庆幸,因为这一幕没有发生在未来战场上。但更让他们深思,打赢未来战争需要克服的细节还有多少?

  20时30分,部队在草原深处开始组织沙漠宿营。

  为此,在复盘推演中,该师对每个演习细节进行过滤,果然发现很多问题:机动途中通过染毒地带,大家以为像以前一样放几个发烟罐,有的战士取掉防毒面具的滤芯,结果在模拟化学毒剂面前吃尽苦头;演习前,部分分队未考虑到作战地域会有雨雪天气,结果原来的土灰色伪装网成了靶子,后来他们及时收集官兵的白床单才解决这一问题……

  电磁对抗·攻击疾进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