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6

军史

山西摧毁特大走私贩卖毒品公司,中夏族民共和国十大悍匪之退役武警邓文斌

6 10月 , 2019  

原标题:揭秘:中国十大悍匪之退役特种兵邓文斌

央视网消息:近日,湖南省公安厅对外通报,2019年5月、6月,湖南省岳阳、衡阳、长沙三地公安禁毒部门统一收网,成功打掉一个特大走私贩毒集团,斩断一个从境外走私毒品经云南贩运至湖南、湖北、内蒙古、浙江等6省区的贩毒通道。

创作不易呀,评论两句和加个关注吧

眼前这些由公安部门特警看守的,就是这起案件缴获的毒品,主要包括冰毒、海洛因和麻古等,总重量约705公斤。不仅如此,警方还缴获仿制枪支7支、子弹和管制刀具若干,毒资1500余万元。

邓文斌,为首的武装犯罪集团被称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罕见的特大武装犯罪集团。其主犯、骨干成员多达25人,涉案人员多达近300人。抢劫富人,抢得120万,杀26人,1997年开始盗窃各式机动车300余辆,估价600万,地域跨度涉及湖南、云南、广西、广东、海南、江西、福建7省及境外东南亚国家。

图片 1

图片 2

衡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支队长张爱国:“这个毒品案件是制贩运销一条龙,境外负责制毒,境外的毒枭把毒品送到中缅边境,由专门的人员进行运输,运输以后把毒品运到祁东,祁东专门把毒品销售出去。”

匪首邓文斌从1990年做下公安部挂牌督办的盗枪案件开始到2002年案发,纵横江湖12年。除了在湖南祁东有妻子外,在缅甸和老挝还分别有两个妻子。

公安部门透露,该案件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人毒分离,犯罪嫌疑人利用物流体系的便利性进行毒品运输,且所有的毒品都隐藏在其他物品中,甚至很大部分毒品暗藏在被掏空的树桩之内,种种隐匿手段给案件侦破带来了极大阻力。

他行踪诡秘,频频往返于老挝、缅甸、越南及国内各地。受过部队特种兵训练,头脑灵活,肌肉发达,坚持每天做800个俯卧撑,
一身武功,枪法准确。更是不把悍匪张君放在眼里。

图片 3

图片 4

衡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支队长张爱国:“犯罪分子为了逃避打击,他们手段非常高明。一个人货分离,他和货物不一起走;第二个他们不在通讯工具里面谈毒品的事情,都是见面进行交易。我们就是根据物流信息、大数据轨迹信息进行分析研判,会什么时候交易,会在什么地方交易?”

“这是一个全省乃至全国都十分罕见的特大持枪杀人、抢劫、盗窃枪支弹药、非法制造、储存、买卖枪支弹药和盗窃机动车辆的犯罪集团。这个案件的侦破历时一年多,但整个侦破过程堪称绝密,我们县公安局除了局长和办案民警外,此前谁也不知道案情进展。”祁东县公安局有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如此庞大的一个走私贩毒集团,警方是怎么打掉的?线索又来自何方?物流系统又是怎么运输毒品的呢?

他曾花费20余万元学会了配制锁具和盗开各种车门的技术。手中已经拥有微型冲锋枪两支、军用手枪5支、运动步枪2支、手雷70多枚、子弹千余发、剧毒化学物氰化钾3瓶(配有两瓶浓硫酸)、防毒面具6只。在其被捕后惊爆未竟事业,一是炸药搞掉祁东县公安局和白地市派出所,二是作好一切物资准备把缅甸小勐拉那个国际赌场用氰化钾化学武器洗劫一空,可谓豪气冲天。

据湖南省公安厅新闻发布会通报,今年年初,在湖南衡阳市,当地警方在处理一起涉毒案件时,发现犯罪嫌疑人谭某卫涉嫌贩毒,与湖南省省内以及广西、湖北、内蒙古等地有过毒品交易,且毒品数量较大,已经被多个省市的警方列为侦办对象。随后,警方经过案情分析,初步认定该案由一个或多个专业的贩毒团伙所为,立即展开侦查。

图片 5

图片 6

特种兵

随即,湖南警方成立专案组,通过对谭某卫毒品的来源、社会关系网的调查,龙某、邹某勇以及李某文三人先后进入专案组视线。警方发现,这三人和谭某卫不是一个团伙的人,他们分别有各自的团伙,这四个团伙有各自稳定的销售区域和下线,在毒品缺货时偶尔会向其他团伙购买,或者推荐下线到其他团伙处购买。

邓文斌是这个犯罪集团的核心人物。出生在上世纪60年代末的邓文斌是祁东县洪桥镇人,又名邓拥军,化名“王平宁”、“王志兵”,外号“老傣”、“老三”。身材健壮的邓文斌曾在某空军部队服过役,接受过特种兵训练,枪法十分准确

专案组民警:“专业化、网络化、集团化还有一个家庭式,这四个特点给我们侦查带来一定的难度。因为这四个团伙长期盘踞于辖区内,关系网复杂。他们采取的贩毒手段非常隐蔽,这给我们追踪上线、打毒源带来非常大的难度。”

早在1997年初,邓文斌就开始纠集祁东老乡胡国君、谢爱民(老伍)、邹铁、张东明一起“打江湖”。起初,邓文斌等人以“搞车子”为主。邓文斌熟悉各种车辆,为了盗车方便,他先后花了20余万元学会了配制锁具和盗开各种车门的高精技术。据统计,该团伙总计偷了300多辆汽车和摩托车,并形成了盗销一条龙网络,黑手伸遍三湘四水及全国各地。

专案组民警通过对谭某卫团伙的追查发现,在该团伙的毒品交易中,“零、散、小”的交易很少,绝大部分都是批量交易。确定谭某卫团伙涉毒数量最多后,警方发现,谭某卫仅仅是一个跑腿的角色,真正的掌控者是一个名为匡某军的人。什么时候购买毒品?买多少?去哪里交货?这些都是由匡某军一人决定。

慢慢地,邓文斌认为偷不如抢来得快。1998(年11月,邓文斌与同伙李新春窜至南宁火车站,以租车为名将一辆桑塔纳2000型轿车骗出,邓文斌持其自制消声器的小口径手枪朝司机太阳穴连开4枪,将其打死。此后,邓来到云南勐腊县,从卖赃车所分得的2万元钱中拿出4500元,购买了一支苏T33军用手枪及8发子弹。

专案组侦查员:“发现一个特点,这个人经常性会消失一段时间。所谓消失就是没有任何的社会往来了,包括跟他的同伙,跟他的下线,都没有联系,没有任何联系了,同时这个人就会前往云南和缅甸的边境处。”

勒死情妇

图片 7

1999年8月,邓文斌一伙盯上了刚来祁东、看上去有钱的张德海。事实上,张德海确实有钱。不久前,原为江西省乐平市鸣山批发部主任的张与情妇携89万元公款逃到祁东。

今年3月,匡某军在衡阳消失后,不久便出现在了云南省景洪市。随后专案组民警迅速赶往云南,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对匡某军展开跟踪,并依次对4个犯罪团伙展开收网行动。

老谋深算的邓文斌并没有冒然行事,而是先找机会接近张德海及其情妇,并一起吃过饭。8月的一天晚上,邓文斌、张东明、邹铁、谢爱民持两支军用手枪及匕首、手铐等物在祁东烟草专卖局门口,将张德海及其情妇劫持上车,并开到胡国君的老家祁东白鹤铺镇鸣鹿桥周家村。歹徒从张德海和他的情妇身上搜出79万元存折,并逼着张说出了密码。歹徒将张德海及其情妇活活勒死,并埋尸一山沟,随后又分头连夜前往福建、云南取款。

专案组民警:“在景洪那边就发现匡某军跟境外的毒贩联系很密切。包括语言,包括外貌,他接触的人是境外的毒贩。到2019年5月份的时候,匡某军空手回到了祁东。”

图片 8

警方发现,匡某军回到祁东后,团伙人员陆续开始浮出水面,和匡某军进行联系。团伙内一个叫徐某洋的人尤为活跃,多次出现在云南、广西、长沙等地的物流公司,询问的都是一件运送树桩的物流订单。在获得一系列线索后,警方决定分团伙进行收网。

黑吃黑

图片 9

但是这次取款却促成了集团内部的一次“黑吃黑”。歹徒抢得存有79万元巨款的多个存折,并伪造了张德海及其情妇的身份证,但最后却只取得36万元,还有43万元在取款过程中不知所终。是谁将这笔巨款私吞了呢?武装犯罪集团的成员互相猜疑,最后把焦点聚集在谢爱民(外号“老伍”)身上。

为了在收网时人赃俱获,专案组在长沙、衡阳、祁东等多个物流集散地进行排查,密切关注藏毒物流的动向,寻找合适的收网时机。5月13日,专案组获得重要情报,匡某军等人购买的毒品已经运抵祁东县,并准备交易。

1999年5月28日晚上,邓文斌、李新春、谢爱民一伙在祁阳县信用社主任李昭德家入室抢劫,在清点赃款时,邓等人发现“老伍”的口袋里私藏有一个3000元的存折。猜疑开始升级。

5月14日下午,警方跟踪到疑似藏毒点取货的匡某军及徐某洋,随后发现匡某军独自驾车前往祁东县黄土铺镇一个偏僻之地。下午16时30分,匡某军和另一名犯罪嫌疑人陈某民接上了头,就在他们开始毒品交易时,警方一举将匡某军、陈某民抓获。随后,警方迅速返回藏毒点,在藏毒点内起出30多个树桩,并将里面的毒品缴获。经统计,共缴获毒品140多公斤。与此同时,另一组侦查员也抓获了负责运毒的徐某洋,并在另一个藏毒点缴获毒品近400多公斤,其余成员谭某卫等也相继落网。

对老伍“算总账”是在1999年9月。一天,邓文斌打电话把“老伍”喊到了胡国君的住处,3人喝了点酒后便上床睡觉。多疑的邓文斌在睡觉前,把一颗哑弹装进了枪膛,以防与老伍关系不错的胡国君反水。次日凌晨3时许,胡国君将邓推醒,用手指着“老伍”的脑袋,做了一个“叭”的手势。随后,邓文斌与胡国君便各朝“老伍”头上开了一枪,致其当场毙命。

图片 10

图片 11

5月20日至6月13日,湖南警方在广西、湖北、云南、内蒙古等地警方的配合下,开展多次收网行动,先后抓获4个团伙所有骨干成员,并对毒品来源、运输、分销等环节暴露出的犯罪团伙继续追查和打击。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密捕胡国君

连续几年发生的恶性抢劫、杀人案件久侦不破,祁东县警方为此头疼不已。2002年7月,刚从衡东县调过来的祁东县公安局局长李衡下定决心:不破此案决不收兵。

以局长李衡为组长、副局长周俊为副组长的专案组迅速成立。侦察员谭驭舟、龚鹏霁按照“以枪查人”的侦破策略,经过30多天的排查,终于将祁东县第三人民医院原放射科医师胡国君锁定在目标内。

32岁的胡国君曾因盗窃罪、非法私藏枪支罪两次入狱判刑,此人吃、喝、嫖、赌样样都来,为了使卖淫女欢心,他设法在自己的阴茎龟头上一左一右安装了两颗滚珠。2002年9月15日,警方将胡国君密捕归案。经过6天的对峙,胡国君终于败下阵来,开始交代其犯罪事实和同伙。

抓捕邓文斌是件极困难的事。据了解,邓文斌手中有几支枪和数十枚手雷。恰在此时,侦察员谭驭舟接到了邓文斌打来的电话:“告诉你,你不要抓我,我可以立即付给你10万元现金。否则,我第一个杀的就是你,你的老婆孩子也休想活命!”这是犯罪分子狗急跳墙发出的疯狂叫嚣。面对利诱和恐吓,铁身刑警决不妥协!

在侦破全案的关键时刻,谭驭舟置个人安危于不顾。他率领刑警经过缜密侦查,终于获悉邓文斌除在祁东有妻少外,在缅甸、老挝,邓文斌还分别有两个“妻子”。2002年10月,谭驭舟率领刑警小分队赶往老挝南塔省,查到邓文斌的藏身处,并在云南警方的大力援助下,在边境将其一举擒获,一同落网的还有该团伙的两名骨干李有华和陈北方……

图片 12

准备炸掉

审讯中,邓文斌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架式。他无不得意地说:“我看不起震惊全国的黑道头目张君,他是公开持枪抢劫,我是秘密行动,他用的是易于暴露的作案手段,我是靠动脑子、高科技。”

以邓文斌为首的武装犯罪集团,自1996年以来,疯狂购置储存武器弹药。他们手中已经拥有微冲两支、军用手枪5支、运动步枪2支、手雷70多枚、子弹1000余发、剧毒化学物氰化钾3瓶(配有两瓶浓硫酸)、防毒面具6套。2001年7月,邓文斌经过策划准备与胡国君、邹铁一伙携带剧毒化学物前往缅甸的小勐拉洗劫国际赌场,由于胡国君、邹铁的身份证未能办妥,加之与赌场内应哈尔滨人黄某联系不上,故而放弃了这一洗劫计划。1999年中秋节后,胡国君提出要干掉一个拥有100万元现金的老板。邓文斌对胡国君持有疑虑,因而没有实施这一罪恶行动。

令办案民警震惊的是,邓文斌竟筹划过炸公安局与派出所。“你们这次能在云南景洪抓到我,主要是我想回来办两件事,不然你们根本无法抓到我。我正在准备去加拿大和泰国。我回来办的两件事是:一是准备从郭某那里拿起枪和手雷、炸药搞掉白地派出所和祁东县公安局,然后离乡背井、远走高飞;二是想作好一切物资准备把小勐拉那个国际赌场用氰化钾化学武器洗劫一空。”

图片 13

记者赴祁东,详细了解了此案的侦破过程。

抓捕杀人抛尸案嫌疑人

2002年9月15日中午,秋日的山乡凉风习习,一辆地方牌照的白色面包车悄悄驶进祁东县第三人民医院所在地归阳镇。

自1998年下半年以来,祁东县境内接连发生了数起持枪抢劫、杀人抛尸案。警方花费了数年工夫,终于锁定主要犯罪嫌疑人是曾在该医院工作的医生胡国君等人。警方决定先期秘捕正在该院当临时工的胡国君。

时年31岁的胡国君系祁东县人,卫校毕业,1.7米的个头,为人狡诈。胡曾因盗窃罪、非法私藏枪支罪两次入狱判刑。刑满释放后,原单位已将其开除,但他跑到原单位威逼医院领导,迫使院方安排他为临时工,每月发给他600元工资。这点钱,用胡国君的话来说:“只算是小菜一碟……”他吃、喝、嫖、赌样样都干,他给女人买手机、买项链、发小费,出手就是一两千元。钱从哪来?主办民警为不贻误战机,经请示祁东县公安局局长后,决定以盗窃案将胡国君先行秘捕。

当日中午,侦查员守候在归阳镇中心一处往返于第三人民医院的必经路口。当胡国君经过时,侦查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拉上面包车,并立即离开归阳。当晚,办案民警连夜突审胡国君,侦查员只是敲山震虎地甩出了一句话:“胡国君!你应该明白,你的问题是特别严重的!”但墩实、微胖的胡目露凶光:“怕是你们搞错了吧?把我搞到这里来,你们是要负责任的!”

对峙的僵局持续了6天。直到第6天晚上深夜11时许,胡国君满脸通红,他试探地问侦查员:“你们到底抓了我们多少人?”突破的时机已到,办案人员加大力度开展政策攻心,胡精神地线崩溃了,开始交待其罪行。

2001年6月,邓文斌来找胡商谈销售赃车之事,没多久,胡通过联络,将邓文斌朋友的一辆赃车卖给了朋友张超。就这样,他们与邓文斌结伴,形成了抢劫、盗窃机动车以及销赃一条龙的网络,做起了“无本生意”。

第一桩血案是抢78万元。1999年7月26日,江西省乐平市鸣山批发部主任张德海,携带89万元公款逃离。张携情妇来到祁东后没多久就被胡国君、张东明、谢爱民、邹铁一伙盯上了,经过几天密室策划后,他们借机直接与张德海及其情妇在当地一餐馆碰面。

歹徒们准备了车辆、绳索、胶纸和三支手枪,于8月某晚10时许,胡国君开车,邓文斌、张东明、邹铁、谢爱民持两支军用手枪等作案工具在祁东县烟草专卖局门口,将张德海及其情妇劫持上车,车一直开到了胡的老家—祁东县白鹤铺镇鸣鹿桥周家村。歹徒们从张及其情妇身上搜出存折,并逼张说出了密码。邓文斌说:“大家都动手,按计划做。”几人将张德海及其情妇勒死。

为了毁尸灭迹,5名歹徒将受害者尸体扔到祁东县化工厂附近的一个山沟里埋掉后,携带有79万元的存折连夜分头前往福建、云南取款。

图片 14

 转机“一号”恶魔给侦查员通话

从胡国君身上打开缺口后,警方获取了他伙同邓文斌、张东明、邹铁、谢爱民持枪抢劫杀害张德海及其情妇的犯罪事实。涉枪专案侦破工作由此出现重大转机。

随后,专案主办员谭驭舟带领刑侦队员秘密传讯张东明。张供出邓文斌拥有数支手枪和数十枚手雷的重要线索。时年35岁的邓文斌,湖南祁东人,曾在某空军部队警卫连服过役。他国字脸,虽然个儿只有1.68米,但却虎背熊腰,身体健壮,经过部队特种兵训练,一身武功,枪法准确。他行动诡秘,对再好的朋友也从不透露自己的藏身地点。

抓捕邓文斌不仅困难重重,而且有生命危险。恰在此时,谭驭舟接到邓文斌用IC卡从公用电话亭打来的电话:“告诉你,你不要抓我,我可以立即付给你10万元现金;否则,我第一个杀的就是你,你老婆孩子也休想活命!”这是犯罪分子狗急跳墙发出的疯狂叫嚣。

谭驭舟将这一重要情报及时向李衡作了汇报。专案组经慎重研究,决定由谭驭舟继续深入办案,适当增加警力做好布控接应工作,以防万一。

图片 15

收网不费一枪一弹抓魔头

经警方调查,邓文斌在祁东老家有个妻子,生有两个男孩,父母均已年迈。此外,邓在缅甸、老挝还有两个“妻子”。邓脑瓜子灵,开过各种车辆,会自制消声器,改制子弹头。为了盗车方便,他曾花费20余万元学会了配制锁具和盗开各种车门的技术。一次,在祁东警方的围捕中,邓凭自己的敏感,觉察其住所的窗户上部已被打开,便认定有人在监视其行动,于是提前逃离。事后,他自鸣得意地说:“那天我逃离时,一摸身上忘记了带手雷,如果带有手雷,就是有三五个公安来追捕,恐怕也会血流遍地。”

图片 16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