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军史

波多利斯基包围圈,苏联卫国战争中规模最大的方面军战役之一

7 10月 , 2019  

“卡缅涅茨-波多利斯基口袋”突围路线示意图(1944年3月27日至4月6日)

并阻止其进攻,德军统帅部被迫将一些军队从法国(其中有党卫坦克第2军)、德国、罗马尼亚和南斯拉夫调至右岸乌克兰,并从匈牙利调来匈牙利第1集团军。乌克兰第1方面军击退德军反突击后,于4月17日遵照大本营命令,在托尔钦以西、布罗德、布恰奇以东、斯坦尼斯拉夫、纳德沃尔纳亚,及沿苏捷、苏罗边界一线转入防御。

眼见胡贝已跨过两条河流,朱可夫和科涅夫加大了南北夹击的力度,同时紧追德军后卫部队。但是,从4月1日起连续三日的风雪交加,
使双方的运动都至为困难。风雪过后,突然回升的气温又导致冰雪融化,西进的道路瞬间变成泽国,一时间胡贝大军在泥泞中挣扎不已。所幸的是,胡贝各部的阻击和防御作战十分勇猛,对手始终无法从其两翼楔入进来,被围的第1装甲集团军就像长了腿一样,时而疾走,时而缓行,
时而作战,时而避敌,但部队始终保持紧凑的队形,苏军很难寻觅到狠咬一口或撕开防线的机会。另外,空军也克服各种困难(如每天在不同地方的简易跑道上起降,或在风雪中空投),为漂移中的“胡贝口袋”运来食品、弹药和油料,
同时在返航时带走伤病员——这对德军保持士气和纪律来说十分关键,因为没有人想被俘虏或被落下后冻死。在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下,胡贝所部三军齐心协力,一直没有出现恐慌或混乱的局面,甚至开小差的情形都极少。联想到刚过去的“科尔逊-切尔卡瑟”突围时的混乱无序,不得不佩服胡贝的确治军有方、领兵有道。

于3月26日攻占卡缅涅茨-波多利斯基。近卫坦克第3集团军从北面前出至卡缅涅茨-波多利斯基地域(3月28日该集团军调入预备队进行补充)。德军失去了切尔诺维策,也就丧失了联结其在喀尔巴阡山以北和以南作战的军队间的最后一个环节。与此同时,德军坦克第1集团军与坦克第4集团军的联络也被完全切断,乌克兰第2方面军(司令为苏联元帅科涅夫)右翼各兵团于3月30目前出至霍京市后,使汉斯·瓦伦丁·胡贝上将指挥的德军坦克第1集团军在卡缅涅茨-波多利斯基以北地域陷入合围。但由于乌克兰第1方面军兵力不足,特别是坦克不足,所以未能建立绵亘的合围对内正面和迅速分割歼灭德军集团。且朱可夫对德军突围方向判断错误,他顽固的以为德军会沿大道向南撤向罗马尼亚,所以把重兵放在这一方向上,可是埃里希·冯·曼斯坦因元帅却严令该集团军沿山路向北突围。方面军首长采取的迟滞德军被围集团前进的措施(将两个步兵军各一部调到德军退路上,航空兵对退却纵队实施突击等)未能达到目的。被合围各师(共23个师,内10个坦克师)付出损失惨重的代价,沿德涅斯特河北岸突向布恰奇市,4月7日,在此与从利沃夫东南地域实施反突击的保罗·豪塞尔的武装党卫军第二军会合。

1944年3月4日,朱可夫第1乌克兰方面军朝着瑟柏托夫卡和杜布诺方向发起了大规模攻势。德军第4装甲集团军的防线很快被撕裂,第13军被迫向西和西北撤退,第59军则被推向胡贝第1装甲集团军的方向。科涅夫第2乌克兰方面军在5日也发起了针对乌曼和文尼察的攻势,他的第2、第6
和第5近卫坦克集团军到月中时已越过了乌克兰布格河。由于深深楔入德军防线的科涅夫所部已对胡贝的右翼构成重大威胁,他被迫将整个右翼后撤并建立一条朝东的新防线。在科涅夫的持续打击下,胡贝也不得不分步骤后撤中路,直到右翼在莫吉廖夫-波多利斯基(
Mogilev –
Podolski)的德涅斯特河北岸暂时稳定为止。科涅夫方面军像雪崩一般狂飙突进,很快把胡贝与韦勒的两个集团军分割开来。与此同时,朱可夫在胡贝集团军和第4装甲集团军的结合部——普罗斯库罗夫西面实现了突破,5个坦克军和大量步兵沿着兹布鲁奇(Zbruch,又作Sbrucz)和塞列特(Sereth)两河之间迅速南下,24日越过德涅斯特河后向切尔诺夫策(Chernovtsy)方向杀来。24
日日落时,朱可夫与科涅夫所部会师于德涅斯特河南面的霍廷(Hotin),干脆利落地把胡贝装甲集团军收进了布格河与德涅斯特河之间的大口袋里。

是苏联卫国战争中规模最大的方面军战役之一。在此次战役中,象同时进行的乌曼-博托沙尼战役一样,在战争中首次将3个坦克集团军同时集中使用于方面军主要突击方向。尽管天气条件复杂,空军第2集团军航空兵仍对方面军的进攻军队进行了不间断的支援,每日出动约400架次,其中15%给坦克兵团运送弹药和油料。苏军战功卓著的兵团和部队中30个被授予”普罗斯库罗夫”,11个被授予”文尼察”,16个被授予”切尔诺维策”,5个被授予”扬波尔”,4个被授予”日梅林卡”,2个被授予”乔尔特科夫”,1个部队被授予”扎列希基”的荣誉称号。

得到向西突围的命令后,胡贝开始以他的指挥能力和战术才华进行积极准备。首先,他继续采取欺骗措施,诱使苏军相信突围方向仍是向南越过德涅斯特河。其次,他将下属的4个军(第59步兵军、第3、第24和第46装甲军)重新编排为南北两个“军群”,每个军群含两个军,分作前锋、中路和后卫三部分。前锋由坦克支援的步兵组成;中路和后卫由数量不菲的机动部队组成。这种安排不至于造成装甲部队因前进过快而与步兵单位脱节。胡贝指定北路军群由第59军军长切瓦勒里(Kurt
von der
Chevallerie)指挥(称为“切瓦勒里军群”),第16和第7装甲师担任突围矛头,第24装甲军的第1装甲师殿后,
该军群的主要任务是保护包围圈北翼,集中力量在兹布鲁奇河建立桥头堡,而后夺取塞列特河上的渡口并保持其畅通;南路军群由第3装甲军军长布赖特领导(称为“布赖特军群”),第46
装甲军负责跟进,第17装甲师和第371步兵师担任先锋,第1步兵师、第101轻步兵师和“帝国”师装甲战斗群殿后。当部队重组完毕后,胡贝将突围计划向官兵们作了通报,使每个人都知道可能会遭遇什么攻击和困难,也都清楚救援兵团就在西边接应。同时,空军第4航空队也向包围圈运送了油料和弹药。一切都像几个月前的西西里岛撤退时那样,有条不紊,忙而不乱。被围德军的士气相当不错,官兵们当然早已“习惯”被围,胡贝以前的经历和声誉,使他们对于突围成功抱有很大的信心。

3月4日,在炮火准备和航空火力准备之后,方面军主要集团发起进攻。第18和第38集团军分别于3月5日和11日转入进攻。进攻第一日,坦克第4集团军和近卫坦克第3集团军就在第60集团军地带进入交战。3月7-10日,各坦克兵团先遣部队前出到捷尔诺波尔、普罗斯库罗夫一线,切断了德军整个战略南翼的主要交通线利沃夫-敖德萨铁路。在德军坦克第4集团军和坦克第1集团军之间深深地打进了一个楔子。在捷尔诺波尔、普罗斯库罗夫一线,敌人将庞大兵力(9个坦克师、6个步兵师)投入交战,并实施了猛烈反突击,以阻止苏军向南推进,将乌克兰第1方面军兵团击退到捷尔诺波尔-普罗斯库罗夫铁路以北,保住”南方”集团军群的交通线。在此情况下,苏军统帅部决定,从3月12日起暂时停止乌克兰第1方面军在主要方向的进攻,以便抗击德军反突击,调集兵力,准备实施更强大的突击。根据最高统帅部大本营的命令,方面军受领的任务是:从行进间强渡德涅斯特河,并在向切尔诺维策发展突击时,进抵苏联国界。方面军应以右翼向布罗德、利沃夫方向展开进攻。3月21日,方面军顺利击退敌人反突击后,在主要方向再度发起进攻。此前,方面军继续进攻的左翼第18,第38集团军解放了赫梅利尼克、文尼察、日梅林卡,并将德军坦克第1集团军被击溃的部队逼退到卡缅涅茨-波多利斯基市,右翼第13集团军则已前出到布罗德市接近地。从15日起,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司令为库罗奇金上将)开始了向科韦利方向的进攻。乌克兰第1方面军主要集团加强方面军预备队(其中包括坦克第1集团军),以第60集团军和近卫第1集团军并肩实施猛烈突击,会同集中该处的3个坦克集团军,在航空兵主力支援下粉碎了德军的抵抗,向南急进。3月23日,坦克第1集团军先遣部队解放了乔尔特科夫,3月24日,该集团军从行进间强渡了德涅斯特河,3月29日又强渡了普鲁特河,并攻占了切尔诺维策。

摄于1944年3月底4月初,向西突围的德军坦克正在作战。

评价

胡贝和曼施坦因并未因被围而惊慌失措,他们立即请求希特勒批准突围。获得元首的同意实非易事。曼施坦因于3月25日赶赴大本营力陈突围的必要性和死守的后果,期间曾几度与希特勒争吵,最后以辞职要挟才算勉强获得了批准。

战役程序

曼施坦因的战略眼光和敏捷反应,胡贝的顽强坚定和高超指挥,各级官兵的齐心协力,当然还有过于自信的朱可夫和科涅夫的判断错误,使20余万德军躲过了一劫。“老狐狸”胡贝生生地从朱可夫与科涅夫两大名帅的铁钳下,救出了20万人(伤亡14000人,其中阵亡和失踪不足6000人)以及多数重武器装备,使德军南方战场避免了崩溃解体的命运,无疑又为第三帝国赢得了喘息之机。如果说西西里岛战役中,胡贝的撤退杰作没有得到希特勒的充分认可,那么这一次,他就完全被胡贝“史诗般的突围壮举”所震撼了——据说,希特勒已经与陆军人事局长施蒙特将军讨论过任命胡贝出任集团军群级指挥官的可能性。

此战,乌克兰辖1方面军前进约80-350公里,击溃德军坦克第1、第4集团军。德军20个师损失大部分技术兵器。苏军前出到喀尔巴阡山山前地带,切断德军主要横向交通线后,将其战略战线分割成两部分。乌克兰第1方面军解放了右岸乌克兰大部领土。

图片 1

4月20日,希特勒在贝希特斯加登授予胡贝第13枚钻石骑士勋章,同时晋升其为上将。然而当夜胡贝飞往柏林发生坠机事件,当场毙命。希特勒不顾劝阻,执意于4月26日飞往柏林参加爱将的国葬仪式。据说,希特勒还极罕见地亲致悼词。

图片 2

本文摘自《帝国骑士:第三帝国最高战功勋章获得者全传》2018修订版

图片 3

原标题:史诗般的突围:冲出卡缅涅茨-波多利斯基包围圈

从苏军攻势乍起到最终被围,前后共历时20天,胡贝并非没有意识到即将到来的危险,
他一再向曼施坦因要求尽快撤出部队和避免被围,但这些要求都被最高统帅部拒绝。眼见无法撤离和进行机动防御,胡贝便把注意力放在坚守的各种准备工作上。他在霍廷南面建立了一个有重兵把守的桥头堡,先把所有非必要的人员和单位撤至后方,在即将形成的包围圈内储备了足够2周的配给和弹药。当他发现油料储备十分短缺时,立即要求空军展开空投,同时严格限制车辆用油,全力保障坦克、自行火炮、装甲车、炮车和信使用车的油料需要。包围圈合拢后,为保证机动能力,胡贝下令将所有非必需车辆的油料抽出,以保证作战车辆的需要,为避免车辆落入苏军手中,他又命令将它们全部毁坏。胡贝还按照计划在东面和北面分阶段收缩防线,直到包围圈周边在卡缅涅茨-波多利斯基(Kamenets-Podolski)北面显著缩小。如此一来,德军既节省了弹药油料,又集中了兵力,还能更容易地击退对手和弥合被捅开的口子。

4月4日,一夜的霜冻使地面板结得梆硬,
南北两个军群的先头部队又开始向西推进。第7装甲师作为寻找接应部队的矛头,沿西北方向朝着乔特科夫至布查奇(Buchach)公路方向进攻,第16和第1装甲师也几乎同步向西北推进,
就连“布赖特军群”的后卫部队也渡过了兹布鲁奇河。5日,南北军群的先头部队均到达了斯特雷帕河,党卫军第2装甲军的两个装甲师与第100轻步兵师当日也在竭力向布查奇进攻。6日,
胡贝手下1个装甲师的先头与党卫军第10“弗伦茨堡”装甲师会合于布查奇,标志着胡贝集团军已初步突围成功,当然后卫部队摆脱追兵和建立新防线还需要一些时日。不过,到15日时,
第1装甲集团军所部均渡过了斯特雷帕河,并在集团军群新任指挥官莫德尔的指挥下(曼施坦因和克莱斯特这两位曾领导过胡贝的元帅都在3月30日被解职,替代他们的分别是莫德尔和舍尔纳),建立了一条北起布罗迪、南至德涅斯特河的完整防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