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军史

隆美尔传,一战传奇

3 10月 , 2019  

“一战”头两年,隆美尔既体验过开战之初在法国和比利时进行的机动战,也领教过1915年起主宰整个西线的堑壕战,以勇敢的表现摘取过二级和一级铁十字勋章,也曾数次负伤住院,他的临危不惧和力争战场主动权的作风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隆美尔在北非战争后期开始失去了希特勒的信任,最终被迫告病离开非洲。在这以后,他曾出任德军入侵意大利的最高指挥官。由于墨索里尼重新上台,他没能如愿以偿地担任德军驻意大利的最高统帅。

图片 1

  作为一名纳粹得力战将,隆美尔积极参与了法西斯发动的非正义战争,对世界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我们在回顾这一段历史时,还是应该坚持历史和辩证唯物主义的态度,正确认识和客观评价他的军事才能,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从他身上发掘出指挥艺术方面值得借鉴的东西。

25日拂晓,隆美尔带着手下朝库克山方向攀爬,当侦察兵发现山脊的某些地段无人把守时,他立即率部从这些防线漏洞冲过,迅速扑向巨型碉堡中的守军,结果又有数百名意军成为俘虏。隆美尔留下少许士兵看守俘虏,继续前冲的途中又有500名意军几乎不加思考地放下了武器—到此刻为止,他已俘虏了约1500名意军,距库克山也非常近了。就在这时,隆美尔和属下遭到了来自三个方向的机枪射击,在撤退、待援还是继续进攻之间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继续向前。就在他着手安排炮火支援和计划进军路线时,施普勒塞尔带着2个步兵连和2个机枪连出现了,他不仅同意隆美尔的想法,还把3个连又拨给后者指挥。隆美尔带着先头部队向库克山山顶冲去,途中遭遇了另一支意军,但仅仅是挥舞了几下白手帕,就足以招降斗志全无的对手。通向山巅的道路敞开了,但隆美尔又发现了新的机会—沿库克山西南坡下山,有一条伪装过的补给通路似乎能直通意军后方,如果包抄过去,那么包括库克山山顶守军在内的许多意军都将不战自乱。10点30分,隆美尔带着4个连
(含2个机枪连)
狂奔而下,尽管两天里一直都在怪石嶙峋的山地间奔波作战,但战士们的士气非常高昂。隆美尔的这次大胆突袭取得了成功,捣毁了一处重要的补给基地,端掉了几个指挥部和炮兵阵地,而惊骇的对手甚至都没有发起抵抗的任何机会。

  在智力上,他从父辈继承来的数学天赋开始显露,学业和考试成绩也逐渐变得十分出色。1908年秋,隆美尔转到格蒙堡皇家现代中学五年级就读,他对数学和自然科学特别感兴趣。一年后升上六年级,这成了隆美尔入伍前的最高学历。与德国其他著名将领相比,这确实太低了,隆美尔自己有时也自惭形秽,但这又反过来刺激他珍惜一切机会,奋发向上,更加努力地学习。

本文摘自《帝国骑士:第三帝国最高战功勋章获得者全传》2018修订版

  转眼到了11月,隆美尔该毕业了。校长亲自给这个诚挚的年轻人写了一份中肯的评语:隆美尔在射击和操练方面相当出色,可以胜任体操、击剑和骑马,小伙子“性格倔强,有极强的意志力和满腔的热情……守纪律,时间观念强,自觉,友善,智力过人,有高度的责任感。”但他对隆美尔也不无忧虑:“他身材中等,瘦弱,体格相当糟糕,而且很虚弱。”在评语末尾,校长富有先见之明地指出:“军官候补生隆美尔是一个能干的军人。”

1918年的隆美尔中尉,他佩戴的是一级铁十字勋章和“蓝色马克斯”最高战功勋章

  第二天,集团军参谋长鲁登道夫将军却宣布,蒙特山是由勇敢的西里西亚连长瓦尔特·斯奈伯中尉夺下的,“功勋奖章”应授予斯奈伯。实际上,斯奈伯攻占了另一座山头。隆美尔再次与最高奖赏失之交臂,他简直气疯了。他向顶头上司斯普诺塞抱怨,少校只能当面劝他忘掉这一不快,暗地里向上级反映了实情。愤怒到了极点的隆美尔越级向贝洛将军写了一份正式控诉书,结果是泥牛入海。

1917年10月24日凌晨,“第12次伊松佐战役”在德奥军队的弹幕射击中拉开了帷幕。毒气和烟雾散去之后,隆美尔率领“符腾堡山地营”的3个连穿行在起伏不平的山地间,到午后时已做好了攻打第1066高地的准备。他不愿发起代价高昂的正面强攻,当侦察兵发现了一条通向意军阵地的小路时,他毫不犹豫地率队包抄上去,结果不费一枪一弹就俘虏了一个意军炮兵连,友军“巴伐利亚皇家近卫步兵团”与“符腾堡山地营”余部乘势强攻,到下午6时即攻克了第1066高地,为次日进攻第1114高地占据了有利的出发阵地。当夜,隆美尔向营长施普勒塞尔(Theodor
Sprösser) 少校提议,由他率几个连绕过第1114高地,沿着科罗弗拉山脊
(Kolovrat Range) 向西直扑库克山 (Mount
Kuk)。一向赏识甚至有些依赖隆美尔的营长同意给他3个连,山地营余部则与“巴伐利亚皇家近卫步兵团”合力攻打第1114高地。

  其次,隆美尔还重视亲临一线指挥。他有一句有名的格言:“要想制订一个比战斗的第一天控制得更好更长久的作战计划是不可能的。”他经常率领参谋人员活跃在战斗最激烈的前线,以便准确掌握战场态势,根据战情需要,适时调整部署,做出比较符合实际的决定。同时,他的这种做法也极大地鼓舞了下级官兵们的斗志,从而赢得了他们的尊敬和信赖。

责任编辑:

  天无绝人之路。1910年3月,第伍尔登堡步兵团接纳了隆美尔的申请,并通知他去报到体检,医生发现隆美尔除患疝气外别无他恙。于是,老隆美尔为儿子安排了一次小手术,并买了一套军官候补生军服。7月19日,出院后第6天,隆美尔便入了伍。10月,他便晋升为中士,12月底又升任上士。

图片 2

  幼年的隆美尔是一个温顺的孩子,很听母亲的话,长着一头灰发,皮肤白皙,小伙伴们戏称他为“白熊”。他说话总要经过一番考虑,讲得很慢,脾气很好,很讨人喜欢。父母把他们对大自然的热爱传给了孩子们。在上学之前,隆美尔和弟妹们常常整日在花园、野外以及树林中玩耍,他们的童年十分快乐。

图片 3

  军令如山。隆美尔带着全排出发了。在村子附近,他们突然遭到法军的射击,隆美尔立即吩咐手下原地待命,自己带一名军士和两名士兵继续前进。透过浓雾,依稀可以看见一道高耸的篱笆,里面围着一家农舍,有一条小路与另一家农舍相连。在转角处,隆美尔终于看清对手是二十多名法军士兵,他们站在路的两旁,而连他自己在内总共只有4个人。

这时隆美尔又做出了一个更大胆的决定—下到山谷里切断波拉瓦 (Polava)
至卢齐欧 (Lucio)
的公路。12点30分,隆美尔和几名军官带着约一半兵力幽灵般地现身于公路一侧,惊慌的意大利人四处逃窜,除了有些不知情的补给卡车继续驶来外,远远的还有一长队意大利士兵也正朝这个方向开来。隆美尔此时有约150人尚未赶到,但他决定以现有兵力和有利地形伏击对手,如果劝降不成则立即以机枪火力网剿灭之。这支意军属于第20“狙击兵”团
(ReggimentoBersaglieri),经过10分钟交火,这支号称精锐的意军放弃了抵抗,50名军官和2000名士兵向不及自己实力十分之一的对手投降了。稍后,隆美尔驱车赶到卢齐欧,见到了山地营余部和“巴伐利亚皇家近卫步兵团”所部,他们是在夺取库克山后从另一方向进入卢齐欧的。隆美尔敦促施普勒塞尔允许自己立即向第1096高地进军,他的理由是这一行动将在意军深远后方切断其最主要的补给线。施普勒塞尔痛快地把6个连的兵力和所有重机枪都交给了隆美尔,而后者也毫不耽搁地立即出发。不过,这一路的行军非常艰难,沟壑遍布,荆棘丛生,许多士兵扭伤了脚或受轻伤后掉队。接近高地时,侦察兵发现对手的防御工事相当完善,隆美尔见突袭无望,只得命令就地宿营和等待掉队的士兵,同时派人寻找可能通向高地的其他小径。

  露西的家族13世纪从意大利移居到但泽。她父亲是一个地主,在露西年幼时便过世了。当时,年轻的露西正在攻读语文,准备将来从教。她风姿绰约,苗条漂亮,令隆美尔怦然心动。但他留给露西的第一印象并不佳,露西起初并不喜欢表情严肃的隆美尔。然而时过不久,她便留意起这位中等身材的军官候补生,隆美尔常能使些绝招逗得她哈哈大笑。

相较于西线那种成千上万人送命,推进却不过几百米的战争形态,隆美尔与“符腾堡山地营”的史诗般一战无疑令人回肠荡气——50多个小时里,无论是高耸的山峰、无底的深谷和陡立的峭壁,还是对手的炮火和孤军深入的危险,都不能阻止隆美尔攻克高峰、摘取最高战功勋章的信念。他的始终不超过500人的部队摧毁了意军5个团,俘获了9000名敌军和81门大炮,而自身仅有6亡30伤。出其不意、快速灵活和牢牢掌握主动权无疑是隆美尔此战中的主要战术特征,摧毁敌军指挥体系和补给基地、瓦解对手的意志更是他追求的目标。他在《步兵进攻》一书中也曾总结出如下的经验教训:“部队休息时也要特别注意积极侦察”、“欺骗和分散对手的注意力有助于完成包围”、“指挥官必须决心坚定并能将意志强加于部队”、“虚张声势、勇猛、突袭和快速追击能带来轻松的胜利”、“善加利用突然的一时成功能带来更大的战果,即使这意味着拒不从命”、“为达到出其不意的目的,即便官兵已到身体极限也在所不惜”等等。

  虽然这是头一次参战,但隆美尔毫未迟疑。如同在以后历次战斗中所表现的那样,他当机立断,率先开火,与三名同伴立即就地射击。几名法军士兵应声倒下,其他法军赶忙卧倒还击,猛烈的火力压得隆美尔无法抬头。这时,他手下的其他士兵听到枪声后迅速赶了过来。

原标题:一战传奇,隆美尔仅用500人的部队便俘获了9000名敌军

  隆美尔在作战指挥中也存在许多弱点。他最致命的一大弱点就是轻视战略。德国一位将军曾指出:“隆美尔根本不是一个伟大的战略家,他缺乏总参谋部所必需的那种训练,这使他经常陷入一种极为不利的境地。”他在作战中能够认真考虑当前战场所发生的一切,但却经常疏忽整个战略全局,独自行动。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他在北非的指挥。隆美尔为了赢得战场上的胜利,把希特勒的指示完全抛在一边不顾,指挥自己的装甲军团一直推进到阿拉曼。终因战线过长和后勤补给陷入困境导致了在阿拉曼的战败。在从阿拉曼后撤时,隆美尔又过分强调保存兵力,不顾希特勒要他坚守现有阵地的命令,从埃及边境退到利比亚,接着又退到突尼斯。他甚至还向希特勒建议放弃非洲。他的这些做法完全脱离了希特勒的战略意图。这不能不说是一名高级指挥员所犯的重大错误。

约摄于1917年,“符腾堡”山地营的军官们在一起,右边最后一排右数第3人似为隆美尔

  新婚燕尔的露西显得更加美丽动人,仪容端庄,漂亮大方。露西勤奋、勇敢、坚强的性格,使她最终成了一名杰出军人的好妻子。时年,她正好22岁,小巧玲珑,长一双黑黑的大眼睛,隆美尔刚过25岁,笔挺的身材,一头金发,满怀冲动。隆美尔对妻子十分忠诚,渴望和她一起过安宁的家庭生活。返回战场后,他们又恢复了通信联系。在繁忙的战事间隙,隆美尔不断鸿雁飞书,以表达自己的爱情,夫妇俩几乎每天情简往来不断。

“二战”德国陆军元帅隆美尔大约是军事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之一。隆美尔在“一战”中曾获得“蓝色马克斯”最高战功勋章,“二战”中又是陆军的首位钻石骑士勋章得主,5年内从一名上校蹿升为元帅和家喻户晓的战争英雄。

  1月29日,在德军发动新的攻势前,他带着一个排,爬过纵深约100米的布满带刺铁丝网的峡谷,闯入法军主阵地,占领了4个地堡,然后凭借这些地堡打退了法军一个营的连续反攻。在敌军即将发起一次新的进攻之前,他又带着手下士兵顺利撤出了阵地,伤亡不到12人。

第12次伊松佐战役

  1912年1月,隆美尔被授予中尉军衔,返回第124步兵团。该团已移防德国南部斯图加特市附近的威尔卡登,驻扎在一座古老的修道院里。其后两年,隆美尔一直负责训练第7连新兵。他不抽烟、不喝酒,也不擅长辩论和多言,只喜欢听别人说话(他一生都是如此),表现良好,对部下很友善。

26日晨5时30分,隆美尔准备率部突袭第1096高地,但很快发现对手已有警觉,而且还以凶猛的火力打得德军抬不起头来。他命令属下躲在岩石后面还击,然后领着3个轻机枪班悄悄撤下,穿过一片子弹横飞的死亡地带后摸到了对手身后—一声声“投降”的呼号竟然令1600名意军乖乖放下了武器!7点15分,隆美尔夺取了第1096高地。虽然不清楚其他部队的方位,但他既不准备等待增援,也不打算让疲惫的手下略作休整,他又瞄准了意军核心阵地马塔鸠尔山(Monte
Matajur)前方的最后一道屏障—默兹利峰(Mrzli
Peak)。约300名官兵从10点起跟随着隆美尔继续攀爬,不久后被大约3个营的意军挡住了去路。令人惊异的是,这些来自“萨勒诺”(Salerno)
旅的1500名意军未放一枪,就在隆美尔镇定的劝降下结束了自己的战争!就在此时,营长施普勒塞尔命人通知隆美尔回撤—前者在第1096高地上看到大量俘虏时误以为战斗已经结束,想当然地认为马塔鸠尔山也被攻克了。隆美尔此刻展现出处理上级命令的技巧,他先让多数士兵押送俘虏回撤,然后率领100人和6挺重机枪继续扑向马塔鸠尔山。这支小部队在途中轻松地俘虏了1200名意军,到11点40分,隆美尔已经站在马塔鸠尔山之巅尽情地欣赏壮美的景色了。

  德军统帅部组建了第14集团军,由奥托·冯·贝洛将军指挥,开往伊松索前线增援奥军。与法国战场一望无际的大平原截然不同,意大利北部山峦叠嶂,峭壁陡立,地势险要,谷深流急,迷雾重重。这种战场环境令人望而生畏。意军的每一发炮弹都有可能使德军士兵死无葬身之地,空中呼啸的弹雨溅起的岩石碎片,无论碰到谁身上也会非死即伤。贝洛将军计划从托尔米诺附近实施主要突破,直插河南岸的意军主要防线,最终将意军消灭于伊松索河地区。

图片 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但开战后,德军多数步兵部队机动速度太慢,无力实施大规模的迂回。德军也未能集中起占绝对优势的兵力,法军顺利地逃脱了包围。德军“速战速决”全歼法军的战略彻底破产了。战争演变成为一场旷日持久的堑壕战和阵地战,双方的伤亡不断增大。另外,开战后不久,意大利便背弃同盟国投入了协约国的怀抱,德军和奥军不得不同时在多条战线上疲于应付。

图片 5

  新婚返回前线后,隆美尔立即全身心地投入了战事中。1917年1月8日夜里10点,隆美尔指挥一支从各连抽调的士兵组成的先遣队趁着夜色开始了行动,当时气温已是零下11℃。他们悄悄潜入罗军后方约10公里的戈根斯特村,忍着刺骨寒冷潜伏在村外的野地里。深夜,敌人全部入睡了,隆美尔突然发起了攻击,四百多名罗军官兵全都睡眼惺忪地做了俘虏。

1915年,伤愈归队的隆美尔在西线战壕里留影

  早在训练新兵之际,隆美尔就负责向他们灌输德意志第二帝国即将成为

50多个小时里,无论是高耸的山峰、无底的深谷和陡立的峭壁,还是对手的炮火和孤军深入的危险,
都不能阻止隆美尔攻克高峰、摘取最高战功勋章的信念。他的始终不超过500人的部队摧毁了意军5个团,俘获了9000名敌军和81门大炮,而自身仅有6亡30伤。

  1914年3月1日,隆美尔奉命调到离家乡不远的乌尔姆第49野战炮兵团任排长。德军始终十分重视炮兵的建设,炮兵的装备明显优于其他欧洲国家,但炮兵部队的训练却称不上一流水平。隆美尔借机洞悉了炮兵这个技术兵种。他一边如饥似渴地学习炮兵知识,一边积极组织连队训练。

  当晚,部队跨过了莱茵河,防空探照灯的光柱刺破了夜空,疲惫的士兵们躺在座位上和地板上慢慢沉入了梦乡。隆美尔中尉站在烈焰熊熊的机车炉膛前,凝视着车外沉闷的夏夜,陷入了沉思:“我还能再见到母亲和家人吗?”

  7月,山地营短期调防到法德前线,随后又重返东部前线。8月10日,就在重返东线战场的第二天,隆美尔第三次负伤,一颗子弹从后面穿透了他的左臂,但他不顾自己的伤势,仍然坚持战斗了2个星期。9月26日,山地营奉命调往另一个更为紧迫的战场——意大利北部。

  一天,为刺激隆美尔,老校长许诺说:“如果隆美尔默书一字不差,我们就要请一个乐队到郊外去玩一天。”话音未落,隆美尔立即安坐下来,很快便交上一份连标点符号都一点不错的试卷。但校长却食言了,原来承诺的郊游化为了泡影。隆美尔又回到了与从前一样的无所谓之中。

  受家庭教育的熏陶,孩子们一个个长大成人了。老大卡尔为逃避期末考试,自愿入伍成为一名陆军侦察机领航员,一战中曾在土耳其战场身陷俘营。小妹妹海伦继承父亲衣钵,在中学教了一辈子书,终生未嫁。小弟弟杰哈德则一直梦想做个歌剧演唱家,并为此孜孜不倦地奋斗,直到1977年临终前仍在翘首期盼。

  另外,隆美尔还不拘泥于传统的作战样式,十分注重创新。他在《步兵攻击》一书中强调:“在这种战争中,步兵同装甲部队密切配合,能发挥出空前的动力和打击力量。”为了使这一理论付诸实践,他在担任装甲师师长后,充分重视学习和发展当时风靡德军的“闪击战”理论,把全师编成各种步坦协同样式进行反复演练。他充分重视学习和借鉴现代科技成果,创造出一套独具特色的步坦协同作战战术。在闪击法国和驰骋北非时,隆美尔的战术被丰富的实战战例证明是卓有成效的。

  他俩很快便坠入爱河,开始了长达4年之久的罗曼史。他俩虽没订婚,但彼此心心相印。稍有空暇,隆美尔便陪伴露西共享欢乐。在相恋的日子里,他俩尽情地享受了但泽这座美丽城市的美景。隆美尔也念念不忘要在事业上出人头地,他加倍珍惜在校时光,一直专心致志地用功读书,努力完成军事训练。

  根据战前制定的“施利芬计划”,德军统帅部企图集中兵力,首先在西线战胜法国,为此将不惜践踏中立国比利时和卢森堡的领土;然后,再掉过头来在东线打败俄国。德军计划利用从卢、比南部迂回的右翼主力,在巴黎以西展开大规模的包围行动,将法军主力逼至法国东部边境地区,会同在此展开的另一支德军主力迅速全歼法军。

  透过望远镜,隆美尔看到大量的意军正在河对岸匆匆向南溃逃,整个镇子都被部队和装备挤得水泄不通。他立即命令1个连和1个重机枪排随自己顺流而下。稍后,18名德军士兵冒着密集弹雨,抢渡过了水流湍急的皮尔弗河。到下午16点,德军源源不断地渡过河,在离镇南端不远的河岸处构筑起阵地,封锁了从镇里通向外面的公路和铁路。

  当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初,隆美尔在德军最高统帅部担任少将警卫营长。1940年2月德国进攻法国时,他担任德军第7装甲师师长,亲自指挥这支装甲部队,从德比边境一直推进到英吉利海峡。在战斗中,他机智勇敢,胆大狡诈,初步展现了他杰出的军事组织和指挥才能。因为战功显赫,他成为德军进攻法国期间第一个荣获“骑士十字勋章”的师级指挥官。

  隆美尔命令一半人以火力掩护,同时指挥另一半人带着麦秆接近小屋,把麦秆点着后扔进小屋和马厩中。就这样,隆美尔率部突破了敌人的抵抗,与残敌展开了逐屋争夺战,直到把村内的敌人全部肃清。虽然这只不过是一次规模很小的战斗,但它充分展示了隆美尔的勇敢果断的战斗风格。为此,隆美尔荣获了第一枚二级“铁十字勋章”,并成为他的营长在执行艰难任务时所倚重的部属。

  这时,坚固的威尔卡登修道院简直变成了一个繁忙的蜂巢,士兵们全都穿上了土灰色的新军装。隆美尔重新与第7连的老部下聚在了一起。望着那一张张熟悉的脸庞以及洋溢着快乐、兴奋和期待的神情,再想到将来要带领他们参加战斗,隆美尔觉得没有比率领这样的士兵和敌人作战更美妙的事了!

  这条防线上的蒙特山、库克山、科罗弗拉山脊和1114高地等重要制高点高耸入云,并由几万名意军分别重兵把守,配备有先进的大炮。或许天公做美,瓢泼大雨帮助贝洛将军隐蔽了进攻行动,但山涧小溪汇集而成的汹涌洪流,也把忙于备战的官兵及运输物资的牲口无情地卷进了死亡的深渊。来自巴伐利亚、西里西亚及斯瓦比亚地区各部队的指挥官们,都争先恐后地请命攻占高地,特别是那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更是跃跃欲试。因为这将为他们带来至高无上的荣誉。

  老隆美尔相貌平平,脸部惟一的明显特征是胡须浓密。他那一头短发经常时髦地从中间分垂到两边,高耸的鼻梁上时时架着夹鼻眼镜,学究气很浓,看上去既严厉又略显迂腐。1886年,老隆美尔娶了年轻漂亮的海伦·尼·鲁斯小姐为妻。海伦出身于显赫世家,是符腾堡州权要冯·鲁斯州长的长女。

  此时,他和部下都已疲惫不堪,但他仍下令催促他们一个劲地往上冲。埋伏在岩石后面的意军士兵不断地用机枪猛扫。所有迹象表明,意大利守军是绝不会轻易放弃这块重要阵地的。隆美尔下令机枪手们集中扫射,枪弹连同击在岩石上溅起的碎石片,形成了一股势不可挡的威力,压得敌人无法还手。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势头,士气低落的守军被迫走出了掩体,缴械投降。25日11点,盘踞在山顶上的最后120名意军也放下了武器。这样,隆美尔仅仅付出了1名士兵的生命,便赢得了巨大的胜利,俘虏了35名军官和1200名士兵。他洋洋自得地站在山顶上,命令手下发出信号弹,表明主峰已被夺占。

  8月1日,德国开始按计划向法国和比利时边境调动军队。夜幕降临时,在乐曲和欢呼声中,隆美尔目送着自己的团队离开腊芬斯堡车站,开始向西部边境进军。3天后,隆美尔赶上了大部队。他无法忘却途经斯瓦比亚地区美丽的河谷和草原时的行军情景:士兵们昂首高歌,每到一个车站,人们都用水果、巧克力和面包欢迎他们。隆美尔与母亲及弟妹们在科威汉姆车站进行了一次短短几分钟的会面,火车很快就鸣笛启动了。

  首先,隆美尔率部沿着一条又窄又深的山谷向隆格诺恩镇急进。这是一条已遭到严重破坏的羊肠小道,紧贴着陡峭的山岩,旁边就是深谷,谷底上空有一座长1700米的摇摇晃晃的小桥。隆美尔率部迅速通过了这条通道。但当他们进抵距隆格诺恩镇约1000米时,横亘在部队与守军之间的皮尔弗河阻断了前进的道路。意军发现了隆美尔,随即用机枪猛烈扫射,压得他们抬不起头来。与此同时,随着一声巨响,守军炸毁了河上惟一的桥梁,企图阻挡德军的进攻。

  1935年,隆美尔被调到波茨坦军事学院任高级教官。在此期间,他对步兵战术进行了认真深入的研究,写下了《步兵攻击》这一不朽的战术巨著。这本书不仅受到德国军界的普遍赞扬,而且受到其他国家军方的重视,曾一版再版。隆美尔也因此引起了希特勒的注意。不久,他便升为希特勒的警卫队长,并由此开始逐渐获得希特勒的信任,他的职位和军衔也迅速得到了提升。

  1941年2月,意大利军队在北非的节节败退引起了希特勒的恐慌,他不得不把自己宠信的隆美尔从西欧战场抽调到了非洲,担任德国装甲军团的总指挥,力图挽救败局。

  1891年11月15日,星期天中午。在德国南部符腾堡州海登海姆镇,一个普通的教师家庭迎来了第二个孩子——埃尔温·隆美尔,长辈们谁也未能预料到,这个新生儿日后能跻身于名垂青史的德军元帅之列。

  本书的主人公隆美尔,是纳粹德国一名颇具传奇色彩的高级将领。他的一生跌宕起伏,荣辱交替,耐人寻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