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云顶集团手机版网址

丁酉战多管闲事历史告诫世界合作防备军国主义的死去活来,国内需坚强意志警惕军国主义新挑衅

29 11月 , 2019  

图片 1
资料图:19世纪后期的清军虽然装备了部分西洋先进武器,但从组织形态而言仍是一支旧式军队

图片 2
  资料图:甲午战争之前,清政府也曾试图建设一支近代化的军队。图为清政府从德国购买的克虏伯火炮。

  120年前的中日甲午战争是近代史上对中日两国历史命运乃至亚太战略格局产生深远影响的一场战争。今天,痛定思痛,认真总结甲午战争的历史教训,避免历史悲剧的重演,无疑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120年前的甲午战争是一场侵略与反侵略的战争,战争以日本取得侵略战争的胜利和中国的惨败而成为历史,此后新兴的日本帝国开始疯狂扩张,最终走入毁灭的深渊,而中华民族则在陷入丧权辱国之痛中猛醒,进行百年复兴的奋斗。

  历史教训:甲午之败败于“精神贫弱”

  今年又是甲午年,中日都在纪念和反思这场战争。日本一些极端分子采取的纪念方式是纷纷踏入靖国神社“拜鬼”,追求当年侵略胜利的“荣光”。那么,我们这代中国人应当如何认识120年前的这场战争?这段历史又告诫了日本与世界什么?

  在甲午战争中,清军一败涂地,显然不是器不如人。我们通常讲,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积贫积弱”。这个“贫”和“弱”不仅是物质力量的“贫”和“弱”,更加致命的是精神上的“贫困”和“衰弱”。甲午之败是整个社会精神颓废、政权腐败、军队庸劣、国家意志萎靡的必然反映。

  历史告诫日本:侵略能一时得逞但必自取灭亡

  首先,内耗不已,国无统一意志。

  甲午战争的历史告诫日本,选择穷兵黩武、侵略扩张的军国主义道路,虽能得逞一时,但最终会将国家民族带入毁灭的深渊。

  清朝后期虽仍维持着一个庞大王朝,但内部早已四分五裂。特别是最高统治集团权斗不止,公开分裂为所谓“帝党”和“后党”两大政治势力。无论是“主战”还是“主和”,都不是着眼于民族大义和国家最高利益,而是作为牵制对手、巩固权力的手段。即使国难当头,也仍在“窝里斗”。在此政治格局下,甲午未战先败的结局其实早已注定。

  侵略战争确实曾给日本带来意想不到的超额回报。早在1855年,日本学者吉田松阴就提出:“一旦军舰大炮稍微充实,便当开拓虾夷。晓喻琉球,使之会同朝觐;责难朝鲜,使之纳币进贡;割南满之地,收台湾、吕宋之岛,占领整个中国,君临印度。”他的思想对其学生——后来的首相伊藤博文和山县有朋等人产生极为深刻的影响。

  在兴办洋务过程中形成的洋务集团,更是具有浓厚的封建割据性。他们将各自军队和军事工业作为本集团私产,拥兵自重,相互倾轧。正如梁启超所说,甲午战争中“各省大吏,徒知画疆自守,视此事专为直隶、满洲之私事者然,其有筹一饷、出一旅以相急难者乎”。没有坚强的领导核心,军队、地方势力各怀鬼胎,自成体系,国家再大,也只能是一盘散沙,不可能集中国家意志,不可能制定连贯的作战方针,不可能统一调配资源,不可能协调各方面力量。

  明治维新后,改革推动日本的资本主义快速发展,同时也形成了由封建武士道精神和极端民族主义思潮相结合的军国主义怪胎,扩张侵略成为日本国家的发展道路,战胜中国、称霸亚洲的思想成为日本政界的主流想法。

  其次,苟且偷安,不以倭人为意。

  在将中国作为战争对象后,日本首先吞并了与清朝有朝贡关系的琉球,继而多次实施军扩计划。1890年后,日本以国家财政收入的约30%作为军费。明治天皇每年还从皇室经费中捐款30万元补贴海军,全国官员薪俸的10%用于海军,富豪们也纷纷捐款,举国一致进行“国运相赌”的战争冒险。

  日本军国主义发动对中国的侵略战争并非偶然,有着深刻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根源。对此,清廷竟茫然无知。当日本倾全国之力,试图以“国运相搏”,战争危机迫在眉睫时,清廷却依旧沉醉于“天朝大国”的迷梦,既对日本军国主义必然扩张的本质缺乏清醒认识,又对日本疯狂扩军备战的动向缺乏警惕。

  通过甲午战争,日本迫使清政府签署《马关条约》,首次获得巨大的战争利益。日本不仅取得朝鲜的控制权,夺取台湾和澎湖列岛,获赔白银2.3亿两(含3000万“赎辽费”),以及新开通商口岸等,还夺得价值1亿多两白银的战利品。

  关于进军朝鲜,日本外相陆奥宗光坦承:“发动战争的决心,在帝国政府派遣军队于朝鲜时,业已决定。”然而,李鸿章却依然坚决主张“羁糜为上,力保和局”,指示在朝陆军“彼断不能无故开战,切勿自我先开衅”。

  首次战争赌博使日本获得意想不到的巨额回报,从上到下狂妄满满,野心进一步膨胀。

  第三,崇洋媚外,幻想列强调停。

  甲午战争胜利刺激日本更沉迷于对外侵略、将整个国家变成一部疯狂的战争机器,从19世纪90年代到20世纪40年代的半个世纪,日本与中国、俄国(及苏联)、德国、法国、英国、荷兰、美国、澳大利亚几乎全世界主要国家都交过战,将战火烧向整个亚太地区,其疯狂程度在人类历史中亦为少见。

  鸦片战争之后,西方列强一齐扑向中国。尽管它们之间常为分噬猎物相互厮杀,但在扩大对华侵略、加深中国殖民地化程度以攫取更大利益方面是一致的。只要不危及各自的既得利益,它们宁愿看到有人打头阵,其他列强可以跟着“利益均沾”,多分一杯羹,绝不可能为中国利益而“拔刀相助”。但鬼迷心窍的清廷竟然连这个浅显的道理都不懂。

  1900年,日本积极参加八国联军侵华,其出兵人数在八国中最多,并大肆掠夺京津地区,屠杀中国人民。在清政府被迫签订的《辛丑条约》中,日本是最大受益国之一,获取了赔款的很大份额,并获得在北京和天津的驻兵权。

  当战争危机到来时,清廷手足无措,首先想到的不是怎么自强自卫,而是乞求列强“主持公理”,幻想利用列强之间的矛盾制止日本。然而,并没有一个国家真正愿意出手。日本外相陆奥宗光对此评论:“李鸿章屡求各国代表援助,且电训其驻欧洲各国之使臣,使直接哀求各驻在国之政府,中国政府不顾污辱自国之体面,一味向强国乞哀求怜,自开门户,以迎豺狼。”梁启超则说:“夫天下未有徒恃人而可以自存者,必有我可自立之道,然后可以致人而不致于人。”可谓一语中的。

  1904年,日本不宣而战,以突然袭击方式发动日俄战争,并以倾国之力疯狂下注,动员近120万兵员参战,伤亡人数近28万,最终从沙俄手中抢得中国的旅顺、大连以及辽东半岛,并控制了长春至大连的南满铁路。

  第四,政权买办化,与敌暗通款曲。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趁列强无暇东顾之际,趁火打劫,发动对德国的战争,夺取了德国在中国青岛的势力范围和太平洋的德属岛屿。

  从秦汉以来,历代封建统治者为维护“祖宗基业”,有时还能全力投入反对外来侵略的战争。但是,清廷在甲午战争中表现出惊人的妥协性和软弱性,这不是一般封建统治的腐朽性所能完全解释的。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它的买办性。

  连续的胜利使日本错误相信,只要有举国武装的决心和毅力,走军国主义和战争的道路,就能够征服世界。此后,日本在侵略道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快,对中国又相继发动了“九一八事变”“华北事变”“七七事变”,挑起了对苏联的“张鼓峰事件”,对美国发动了“珍珠港事变”,在一次次复制战争进程中,终于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最终使日本民族招致灭顶之灾。

  洋务运动虽然客观上促进了中国近代工业的发展,但它从一开始就始终依附于外国资本主义。中国政治经济结构的半殖民地化,使中国封建政权和统治集团迅速买办化,形成一批为外国侵略势力服务、以洋务派为代表的买办官僚集团。他们早已沦为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代言人、代理人,与洋人暗通款曲,内外呼应。甲午战争前,日本曾向中国订购大米和煤炭。然而,当日军打上门来,部下建议停止供货时,李鸿章竟以“订货在失和之先”为由,命令继续供货,“以示信用”。

  回顾自甲午战争以来日本侵略扩张的历史,走的是战争冒险—获益—再冒险的畸形道路,直到彻底失败。战争确实使日本连连获益,但侵略之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的必然,正如中国老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最后连本带利一起清算。

  第五,军队腐败,怯懦避战纵寇。

  历史告诫中国:腐败与落后必然挨打

  腐败政权治下的军队必然是一支腐败的军队。多而杂的清军虽有百万之众,却无一支以捍卫国家利益为己任。八旗军进关后骄奢淫逸,腐化堕落,早已失去当年骁勇善战的锐气。绿营兵专以对内镇压民众反抗为职事。在镇压太平军中起家的淮军、湘军等更是“兵为将有”,只效忠主子,不知何为国家。用国外大型先进战舰武装起来的北洋海军,同样是操练废弛、贪污腐化、精神萎靡。这样一支队伍,不可能把心思放在军队建设上。整个甲午战争海、陆几十次战役,中国军队溃不成军,竟没有打过一个胜仗,没有击沉过一艘敌舰。“来远”舰大副张哲荣在甲午战后痛陈:“我军无事之秋,多尚虚文,未尝讲求战事……故一旦兵兴,同无把握。虽职事所司,未谙款窍,临敌贻误自多。”

  甲午战争的历史告诫中国,腐朽与落后是貌似强大的北洋舰队惨败的总根源。只有通过全面改革,实现强国梦强军梦,才能真正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现实启迪:警惕日本重做“军国残梦”

  清王朝的军事变革曾经打造了号称“亚洲第一”的北洋水师和相当规模的军工企业。鸦片战争后,清王朝面对“数千年来未有之变局”和“数千年来未有之强敌”,封建统治阶层内部发起了以军事近代化为核心的洋务运动,在军队建设和军事工业等方面都取得了明显成就。北洋海军是当时亚洲第一、世界排名前列的海军舰队。1888年正式成军时拥有军舰25艘,官兵4000余人,“定远”、“镇远”号铁甲舰的排水量均达7335吨,日方叹其为“东洋巨擘”。

  120年过去了,日本军国主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早已被钉在了历史耻辱柱上,新中国已巍然屹立于世界东方。但是,日本军国主义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甚至“回光返照”,将矛头直指中国。值此之际,我们应当注意如下方面:

  同期,清陆军也逐步走向近代化。清政府仿照西方列强,邀请军事顾问,购置或自产武器装备,引入西方的军事训练,逐步向近代军队过渡,甲午战争中的援朝清军也装备了现代武器。

  首先,认清日本军国主义的顽固性与反动本质。

  然而,就是这样一支貌似强大的军事力量却在甲午战争中一败涂地、全军覆没,令人痛惜,发人深思。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