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史

吴法宪葬礼上的震撼意气风发幕,还忖度了多少个地方

27 12月 , 2019  

此后,波及党政军高层的政治运动一波波卷来。先是罗瑞卿被打倒了,紧接着是“文革”爆发,邱会作被总后的造反派“红纵”揪斗一番,后得到林彪和周恩来的保护而脱险。随着林彪地位的升高,邱会作作为亲信自然步步高升,他在1967年成为中央军委办事组成员,直至林彪事件。

在抗日战争时期,打的日本鬼子节节败退,被侵华总司令冈村宁次称之为最会打仗的“支那人”,日军投降不久,解放战争爆发,林彪率领的东北野战军从最北方一路杀最南端,打败了他的黄埔教官、师兄,甚至把校长蒋介石赶到了台湾。

其实,邱会作与周恩来的渊源早在1935年就开始了。当年,红军要撤离江西,邱会作负责善后,把带不走的文件、机器都找了个地方埋了起来。但有一位领导为了保密,竟然想要把邱会作杀掉灭口,正在邱会作被押往刑场的时候,周恩来正好路过,就问怎么回事。

他得以幸存,但许多后勤部门的战友死于政治保卫局的清洗。政治保卫局的大清洗,带给邱会作以及同仁们深深的恐惧,这些恐惧远甚于战场上的枪林弹雨,他们只能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工作,谨慎得不敢多说话。

就像周恩来天生就是总理的最佳人选一样,邱会作也似乎就是天生做后勤的高手。邱会作出身贫寒,没上过学,15岁就参加了红军,但他有两个天赋非常高,一是记忆力、计算力强,尤其是对数字,不管多么复杂的数字,他只要听一遍,就绝不会再错;二是管理水平高,不管多么凌乱的东西,只要他一经手,立刻变得井井有条。如果生在今天,肯定也是物流公司争抢的顶梁柱。

戎马岁月

但吴法宪并没有对此沾沾自喜,而是自嘲地说:“人家不是要我的字,而是要我的名,我是臭名远扬。”

直到新中国成立,林彪病情再也压制不住,于是在毛主席提议之下,林彪乘专机前往苏联疗养了一段时间,回国后林彪第一时间见到了阔别已经的毛主席,两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毛主席看着林彪蜡黄的脸,瘦弱的身体,眼圈都红了。

吴法宪晚年最大的爱好就是练习书法,结构严谨,气度雄浑,尤其是“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有人曾以两万美金求购。但吴法宪并没有对此沾沾自喜,而是自嘲地说:“人家不是要我的字,而是要我的名,我是臭名远扬。”

吴法宪晚年最大的爱好就是练习书法,结构严谨,气度雄浑,尤其是“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香港有人曾以两万美金求购。

当然,吴法宪在本性上还是很正派的,只要不是林彪特意点名,他就会尽量保全那个人,比如张爱萍。“文革”时期,张爱萍受到批判,专案组搜到了他跟妻子的一封信,就断章取义、添油加醋地污蔑张爱萍。报告送到吴法宪这里的时候,吴法宪批示道:“这样解释,根据是什么?”

邱会作还算读过几本书,这在红军中比较难得,所以他马上转任连部的文书。在执行完一次新兵护送任务后,他被调到团部宣传队任宣传员。邱会作见证了清洗AB团运动,年幼的他一度以为自己所加入的共青团就是AB团,惶惶终日。他平安度过了反AB团时光,但亲眼所见刀砍脑袋、石头砸头的处决情形让他记忆犹新。

提起邱会作,大家第一印象肯定是林彪的“四大金刚”,接下来还会想起他是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正是他在总后勤部的工作,让周恩来对他非常欣赏,以至于想提拔他做自己的总理接班人。

毛主席与林彪这么多年,深知林彪身体一直不好,特别是在解放战争之时,林彪一直病痛折磨在指挥打战,毛主席并没有让林彪停下来,检查病情,他知道即使说了,以林彪好强的性子也是不会停下来的。

就这样,邱会作被周恩来从枪口下救了出来,也被邱会作记了一辈子。后来在长征中,周恩来病重,走不了路,正是邱会作一步一步把周恩来抬了出来。

比如在1935年,吴法宪分到了一条毛毯,但他自己从来没用过一次,每天晚上都会拿出来,给战士们搭个屋顶,免得战士们被露水打湿。因此,凡是跟过吴法宪的人,都对他非常感激。吴法宪去世后,还有很多当年的老部下不远千里地赶来为他送行。

图片 1

有一件事让邱会作津津乐道,到陕西哈达铺时,邱会作给毛泽东送上了一堆过期报纸。毛泽东正是从这里发现陕北有刘志丹红军活动的信息,这可视为改变历史方向的偶然事件。

我前几天写过林彪的另一位“四大金刚”之一李作鹏,也是在审判中供认不讳,丝毫不提林彪的指示,看来林彪交这些朋友真是值了。

就像周恩来天生就是总理的最佳人选一样,邱会作也似乎就是天生做后勤的高手。邱会作出身贫寒,没上过学,15岁就参加了红军,但他有两个天赋非常高,一是记忆力、计算力强,尤其是对数字,不管多么复杂的数字,他只要听一遍,就绝不会再错;二是管理水平高,不管多么凌乱的东西,只要他一经手,立刻变得井井有条。如果生在今天,肯定也是物流公司争抢的顶梁柱。

至于吴法宪为什么成了罪人,自然是起源于林彪对他的提拔。本来以吴法宪的资历和能力,是不可能当上空军司令的,但林彪为了加强空军的控制,就任命他掌控空军。吴法宪是一个知恩必报的人,就对妻子说:“我这个空军司令员是林副主席叫我当的,真正的空军司令员是林副主席。他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但吴法宪并没有对此沾沾自喜,而是自嘲地说:“人家不是要我的字,而是要我的名,我是臭名远扬。”

1959年,邱会作担任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一干就是12年,是新中国任职最长的后勤部部长。这其中当然也有林彪的因素,但实话实说,邱会作在后勤部确实也做的非常好,“文革”初期,邱会作被红卫兵批斗,周恩来就站出来为他说话:“邱部长是我军历来最优秀的后勤部长,是最好的后勤部长。这不仅是我的看法,也是党中央、毛主席的看法!”

后勤岗位上缺乏一线指挥员亲临矢雨指挥战斗的种种精彩故事,因此在写回忆录时不容易出彩。但不惊心动魄并不意味他的工作不重要;相反,后勤工作是战争中最重要的一环,战争说到底还是比拼资源消耗的过程。

1934年的金秋十月,红军长征即将开始。邱会作做了许多后勤筹备工作,他不仅了解中央机关将退出中央苏区的秘密,还更清楚红军的真正实力。国家政治保卫局担心,邱会作开小差会给全军带来无法挽救的损失,便决定把邱会作“彻底保密”掉。

第一,实行“四不一要”的做法。即是在暂定十年之内,对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的大军区的第一把手、第二把手实行不逮捕、不关押、不杀、不撤职等“四不”。

吴法宪的女儿吴金秋动情地说:“他是被老百姓送走的。”XLW

大家都知道,林彪帐下有“四大金刚”,都对他忠心耿耿,咱之前介绍过黄永胜、邱会作和李作鹏了,今天再来说说最后一位:吴法宪。

另一幕场景,是1971年9月24日上午,人民大会堂福建厅。来开会的“四大金刚”在这里被捕,在被带走前,邱会作噙泪对周恩来说:“我相信毛主席,相信中央,也相信我自己。”多年以后,邱会作一直坚信,虽然从来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变成了反革命,但是当党不相信你的时候,更是要相信党,唯有如此,活着才有信念。

第二,将以上规定传达到北京,任何时候,不执行除主席以外的任何首长有关对中央和相当于中央局以上人员的捉人、关人、杀人等乱命。如果他们借口是执行命令而执行乱命,则其本人应受法律的严厉制裁。无论逃至何处,均应归案严办。

客栈在济南生活多年,对吴法宪的事也略有耳闻,据当年吴法宪的邻居们回忆,这位老人非常和善,经常带着个小马扎,在小区里跟人聊天,跟一个普通的退休老人没什么两样,丝毫都看不出这是当年显赫一时的空军司令。只是偶尔有军区的车来找他,大家才隐约知道,这位老人可不是一般人。

1959年,邱会作担任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一干就是12年,是新中国任职最长的后勤部部长。这其中当然也有林彪的因素,但实话实说,邱会作在后勤部确实也做的非常好,“文革”初期,邱会作被红卫兵批斗,周恩来就站出来为他说话:“邱部长是我军历来最优秀的后勤部长,是最好的后勤部长。这不仅是我的看法,也是党中央、毛主席的看法!”

中共定都瑞金后,邱会作进红军学校学习马列理论、战斗条例、天文地理、数学和财务原理。他认为接触这些全新的文化,是一次启蒙教育。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总供给部,从此走上漫长的后勤工作之路。他最初担任机要统计员,统计全军人员、枪支、马匹、军械、弹药、粮秣,除了部长杨至诚和政委叶季壮外,只有他一个工作人员知道这些机密。

抗战结束后,邱会作被派往热河,随后转战东北,任八纵政委,军队改番号后任第四野战军45军政委。之后的履历便是辽西会战、平津会战、衡宝战役。

2004年10月17日,吴法宪在济南病逝,享年90虚岁。

那个领导说了他的顾虑,周恩来说:“他还是个孩子,交给我吧。”

据邱会作回忆,他死死盯着面带惊愕表情的周恩来,周恩来扭头对邓发说:“他还是个孩子,交给叶季壮带回去吧。”这句话救了20岁的邱会作。死生一瞬间,邱会作念念不忘这次脱险,他把罪责归到王明的左倾路线上。

第四,建议将三十八军调离华北。这个部队虽然是很好的部队,但放在首都附近不甚适宜,以调往别处,换一个原二野、三野或一野的军来,接替他们的任务为宜。

因吴法宪特殊的身份,中央规定不得私自接受媒体采访。因此,有人去问他“文革”中的一些事时,他都推说自己耳聋,听不见,不发表任何意见。但是,但他听到有人说“林彪不会打仗”的时候,却立刻瞪起眼来,反驳说:“说林彪不会打仗的人,他自己才不会打仗!”

林彪叛逃前,写了这样一封信给主席,只有4句话。

吴法宪是江西永丰县人,15岁就参加了红军,并迅速成为政治工作的高手。据当年吴法宪的部下回忆,吴法宪这个人非常和蔼,在下属面前从来不摆架子,自己的任何东西,只要下属需要,就绝不会吝惜。

红军到达陕北后,邱会作任苏维埃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粮食部供应局长,为东征做准备。抗战爆发后,他先后担任中央军委供给部副部长、部长。这是一段艰苦的岁月,大军云集在土地贫瘠的陕北,吃饭和穿衣成为迫在眉睫的两大难题。

“四大金刚”入狱后,伙食不是很好,黄永胜就给毛主席写信,申请改善伙食。毛主席批示道:“黄、吴、李、邱应该吃好,有资格吃好,也有钱吃好。”

至于吴法宪为什么成了“罪人”,自然是起源于林彪对他的提拔。

后来,邱会作在回忆录中记载了这件事。当时在场的还有叶帅和熊向晖,熊向晖后来也证实了这件事,想来不虚。

那是上世纪70年代初,周恩来在接见外宾的时候,一位外宾跟周恩来很熟,就问起了他的接班人的事儿。周恩来指了指身边的一个人,说:“已经找好了,就是这个人。”

他得以幸存,但许多后勤部门的战友死于政治保卫局的清洗。政治保卫局的大清洗,带给邱会作以及同仁们深深的恐惧,这些恐惧远甚于战场上的枪林弹雨,他们只能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工作,谨慎得不敢多说话。

据邱会作回忆,他死死盯着面带惊愕表情的周恩来,周恩来扭头对邓发说:“他还是个孩子,交给叶季壮带回去吧。”这句话救了20岁的邱会作。死生一瞬间,邱会作念念不忘这次脱险,他把罪责归到王明的左倾路线上。

在晚年时,邱会作每天都要练习书法,而且写的都是毛主席的诗词,因为“毛主席的诗词里面有大智慧”。在那一代人心里,毛主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XLW

在吴老的葬礼上,来了很多人,包括很多吴法宪当年的老部下,也都从全国各地赶来了,还有很多跟吴法宪素不相识的人,也都来为他送行。从吴老的家到火葬场,沿途跟了一百多辆车,足足有上千人,都自发来为他送行。

吴法宪晚年最大的爱好就是练习书法,结构严谨,气度雄浑,尤其是“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香港有人曾以两万美金求购。

“九一三事变”发生之后,毛主席并未做出任何指示,谁都知道,毛主席最喜欢的就是林彪,他们在一起快50年了。

红军到达陕北后,邱会作任苏维埃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粮食部供应局长,为东征做准备。抗战爆发后,他先后担任中央军委供给部副部长、部长。这是一段艰苦的岁月,大军云集在土地贫瘠的陕北,吃饭和穿衣成为迫在眉睫的两大难题。

提起邱会作,大家第一印象肯定是林彪的“四大金刚”,接下来还会想起他是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正是他在总后勤部的工作,让周恩来对他非常欣赏,以至于想提拔他做自己的总理接班人。

鉴于他认错态度好,且在革命时期有功,再加上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在入狱7个月后,中央就安排他“保外就医”,在山东济南给他分了一套房子,安享晚年。

林彪集团和“四人帮”一起公审时,邱会作的罪名是跟随林彪从事反革命活动并迫害他人。邱会作不承认这些,他始终认为自己是无辜的,林彪是清白的。这样的理念一直伴随他度完余生。当他下葬到故乡兴国县后,一块石牌上刻着周恩来在1967年3月30日《在总后干部大会上的讲话》,周恩来称赞他是“称职的后勤部长和坚定的老红军”。

笔者在济南生活多年,对吴法宪的事也略有耳闻,据当年吴法宪的邻居们回忆,这位老人非常和善,经常带着个小马扎,在小区里跟人聊天,跟一个普通的退休老人没什么两样,丝毫都看不出这是当年显赫一时的空军司令。只是偶尔有军区的高级车来找他,大家才隐约知道,这位老人可不是一般人。

吴法宪是江西永丰县人,15岁就参加了红军,一直做政委工作。据当年吴法宪的部下回忆,吴法宪这个人非常和蔼,在下属面前从来不摆架子,自己的任何东西,只要下属需要,就绝不会吝惜,是一位很值得尊敬的好领导。

在吴老的葬礼上,来了很多人,包括很多吴法宪当年的老部下,也都从全国各地赶来了,还有很多跟吴法宪素不相识的人,也都来为他送行。从吴老的家到火葬场,沿途跟了一百多辆车,足足有上千人,都自发来为他送行。

长征前夕,除了差点丢命的那幕惊险外,他奉周恩来命令完成了一项机密任务——炸毁兵工厂、药品材料厂、仓库,埋掉浮财。一切工作由他指挥政治保卫局的一个班来完成。

吴法宪的女儿吴金秋动情地说:“他是被老百姓送走的。”

林彪事情发生之后,警卫前往林彪家中搜查,其中发现一本毛主席私人典藏书籍,警卫员赶紧上报汪东兴,汪东兴找到周总理,两人商议一番,决定还是把这本书还给毛主席。

从高处跌落

落马、审判、关押、出狱、地方安置,四人的后半生命运皆如此。除了黄永胜由儿子黄正写了一本纪实文学著作《军人永胜》,其余三人皆留下了回忆录,全在香港出版。这四位曾经的军队高干早早脱离了体制,所以他们的回忆录跟从体制内离退休的老将军们的回忆录相比,别有一番风味。尤其是邱会作的回忆录,虽然真实性需要考证,但写得尤为详细。

这个人,就是邱会作,江西兴国县人。

从黄埔出生的诸多将领,也正是因为厌恶蒋介石拉帮结派这一点,从而投身信仰共产主义的共产党,林彪正是其中之一,1925年林彪加入共产党,先后任职营长、团长、军长、军团长之职。

红军时期的惊悸虽然来势汹汹,但很短暂,只是瞬间决定了他的生死。而作为林彪集团主要成员被捕,使邱会作就此从高位上跌落,且相比较“文革”期间被打倒的众多党政军干部,邱会作没有获得平反的机会。他认为这是最大的不公正。

毛主席看到这本书后,长叹一声并未说话,周总理与汪东兴知道毛主席要考虑事情了,便走了出来,毛主席看见的这本书名字叫:龟虽寿。

在邱会作大起大落的一生里,有两个时刻让他终生难忘,或者说这是改变他的命运的转机。

从高处跌落

1971年林彪遇难后,吴法宪作为他的“四大金刚”之一,自然也受到了牵连。跟邱会作、李作鹏一样,吴法宪对自己的罪行也是供认不讳,丝毫没有隐瞒,还惭愧地说:“我犯罪的根本原因,是我有野心。……我的罪太大了,只要不杀我的头就行了。”

2002年8月5日,邱会作的追悼会在北京八宝山低调举行,官方没有以“同志”称呼。历尽荣辱盛衰,一代风云人物就此化作历史。

邱会作及后勤同事们想方设法多方经营,也只能让大家吃个半饱,最后靠两种解决方法并行:军队开展生产,从延安分流更多人去各根据地。邱会作本人也被派往胶东,后改为豫皖苏新四军根据地。他于1943年受令回延安培训,在安徽到延安的路上跋涉了13个月,导致错过了延安整风。

长征开始,邱会作主管供给部队的行军,虽不需要冲锋陷阵,但负重翻山越岭不是容易的差事。沉重的负担让运输部队苦不堪言,最终中央同意轻装行军。邱会作因工作表现突出,被任命为军委四局三科科长。四局主管军务、行政和军委直属队的行政、供给、卫生等工作。

邱会作还算读过几本书,这在红军中比较难得,所以他马上转任连部的文书。在执行完一次新兵护送任务后,他被调到团部宣传队任宣传员。邱会作见证了清洗AB团运动,年幼的他一度以为自己所加入的共青团就是AB团,惶惶终日。他平安度过了反AB团时光,但亲眼所见刀砍脑袋、石头砸头的处决情形让他记忆犹新。

某个黄昏,邱会作被突如其来的人绑了起来,来人给他出示了国家政治保卫局局长邓发签署的处决手令。不管邱会作百般辩解和喊冤,他还是被绑赴刑场。就在半路上,迎面走来了周恩来、邓发和邱会作的上司、军委供给部部长叶季壮。

抗战结束后,邱会作被派往热河,随后转战东北,任八纵政委,军队改番号后任第四野战军45军政委。之后的履历便是辽西会战、平津会战、衡宝战役。

就这样,邱会作被周恩来从枪口下救了出来,也被邱会作记了一辈子。后来在长征中,周恩来病重,走不了路,正是邱会作一步一步把周恩来抬了出来。

落马、审判、关押、出狱、地方安置,四人的后半生命运皆如此。除了黄永胜由儿子黄正写了一本纪实文学著作《军人永胜》,其余三人皆留下了回忆录,全在香港出版。这四位曾经的军队高干早早脱离了体制,所以他们的回忆录跟从体制内离退休的老将军们的回忆录相比,别有一番风味。尤其是邱会作的回忆录,虽然真实性需要考证,但写得尤为详细。

邱会作被中央警卫团战士带到地下室,直接上汽车,两边各有一名警卫人员将他的双手紧压住。当汽车进入位于顺义的卫戍区警卫3师营房时,邱会作意识到自己的政治生命从此宣告完结。

有一件事让邱会作津津乐道,到陕西哈达铺时,邱会作给毛泽东送上了一堆过期报纸。毛泽东正是从这里发现陕北有刘志丹红军活动的信息,这可视为改变历史方向的偶然事件。

鉴于他认错态度好,而且有战功,再加上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在入狱7个月后,中央就安排他“保外就医”,在山东济南给他分了一套房子,安享晚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